怀着伤感的心情写下这段文字,然后开始一段新的征程。

Starting point

start

看到左边那几排灰色的方格了吗。

第一个绿色的方格是 2018 年 12 月 4 日。

那是什么日子呢?

要说的话,那是我开始使用 hexo 博客的日子。

那还是我得知自己在 NOIP2018 中夺得 HB rk1 后不久。

在那之后没过几天,我坐上高铁,第一次长期(大于一周)在外参加集训。

也就是那时,我谋生了办一场 CF 的想法。

使用 hexo 博客,也让我从一个 Github 的旁观者,变成了使用者。

究竟是其中的哪一个,改变了故事的主人公,我们不得而知。

但那天,就这样成了故事的起点。

Problem Setting

故事的第一站,叫做 Problem Setting 。

这一站很长,可以说从故事开始前——2018 年 8 月——就开始了。那是两场洛谷公开赛,非酋yyf的sif之旅蒟蒻们的补番之旅 。它们并不完善,所以这两场旅途并没有被纳入本文所讲的这个故事之中。

这一站的故事我也曾经讲述过,题目叫做 「bad round 与出题人的坚守」

这其中的过程其实并不重要,但就像 后记 中所说的,这一站改变了故事的主人公。

他会对有漏洞的题面感到愤怒——无论是自己过去出的题,还是在哪看到的题目。

Codeforces Round #564,在 CF 上留下的只是八道题目与若干 rating 的变化,但它让故事的主人公对事物的看法有了变化:

我讨厌不用心的出题人,讨厌不严谨甚至误导人的博客,因为,我认为出题给别人做、写博客给别人看是应当对别人负责的。如果没有精力、不想负责的话,出题给自己做,博客保存在本地就好了,发出来干什么?即使是能力不够,也得有认真负责的态度才行。如果没有,别人骂你,只当骂醒好了。如果骂不醒,那着实该骂。

当我指出其他人题目里的种种不足,当我抛开他人博客中不严谨的话语而豁然开朗大叫原文之漏洞满篇时,有没有想过他人付出的心血呢?当然有,只是我认为尊重不是基于付出,而是基于负责的态度,基于真正做了什么的。就好比你追一个女孩子,辛辛苦苦付出了那么多,如果不提升自己,如果不付出真心,别人凭什么喜欢你?

说到底,对写给别人的东西负责,是我自己的一种坚守,我自己并不是总能做到,也不是生来就能做到。但我会努力去做,无论在怎样的大环境下,我想尽我所能创造一片小小的净土。

很快,他将发现,他不止学会了出题。

Github

Github 是什么?

它不只是一个 “代码托管平台”,更是一个 “开源社区”。

在这里,你可以参与他人的项目,也可以让自己的项目被更多人发现,让他人也能够参与其中。

在这个故事中,我们的主人公也写过一些小东西,虽然都不是什么大工程,但也列在这了,有兴趣的读者不妨翻一翻,看看有没有什么能够用得上的:一些有趣的小工程

这一站只是故事的一个小插曲,让我们接着往下。

OI Wiki

OI Wiki 又是什么呢?

它也是托管在 Github 上的一个开源项目,可它和上面刚刚说过的那些小东西不同,OI Wiki 是一个有着 3.5k stars 和 700+ forks (截至 2019.11.23) 的大项目。

那是一个崇尚知识自由的 OI 学习资源整合站点,可它,很不完善。

信步在 OI Wiki 中的主人公,发现了满眼的空白与漏洞。

他意识到这是怎样的一个平台——它不像出题,只是昙花一现,若题目不够优美,还不知是否有人从中有所收获;它不像写博客,在这个平台上,会有人和你一起协作,也有更多的目光,聚焦在你敲打出的文字之上。

这一站究竟发生了什么?时至今日,我也说不清楚,留下的只有数字:59 pull requests,182 commits,7966 additions ,4675 delections ,100 pull requests reviewed。

伴随着这些数字的,还有一个谜一样的 OIer,他从不在机房打游戏,但他的提交记录却总是寥寥无几。

Value

这个故事,好像不是很长,那我们来讲一讲故事之外的一些内容,有关一个看似失败的 OIer 背后的故事。

一切得追溯到一本叫做 从零开始学理财 的书,书中的内容我都不太记得了,故事的主人公现在也对经济不是很感兴趣,那是他小学一二年级时看的,现在只记得其中的一个片段:

有次李嘉诚结束酒会,出酒店刚要上车,一枚一元硬币掉落,滚向下水道,李嘉诚便紧走几步要赶上去捡取。

旁边酒店门童眼疾手快,从地上捡起硬币,交给李嘉诚。李嘉诚很高兴,当即给了门童 100 元小费。

据说李嘉诚是这样说的:“如果我不捡,这一元就从市面消失,毫无价值,而门童捡起来给了我,我的一元没有丢失;门童为我保住一元,值得奖励,100 元他花出去可以吃好的,可以给家人买东西,很有意义,谁都没有损失。”

这个故事的真假暂且不论,丢失一元硬币在经济学意义上究竟带来了什么也不重要,但这个故事给他展示了一个新的视角,一个从全局看问题的视角。

在小学四年级的奥数课上,他又学习了“统筹与规划”,知道了人们排队打水时应当如何安排顺序。

在听说了囚徒困境,并在生活中找到了无数个实例后,他发现,合作博弈的平衡点与非合作博弈截然不同。

vfk 所写的 美在这里 点醒了他,让他看到了 「美就在人与人的相互帮助,相互信任中」,明白了 UOJ 精神之源流究竟在何处。

在 OI 的学习中,一个又一个的最优化问题,让他明白了,看问题不能片面。

在 CF contribution 机制的激励下,他登上了中国 contribution 榜的顶峰。

经过上面那个故事,contribute 已经成了他生活的一部分。

三月のライオン 中 ひなた 喊出的 「後悔なんてしないっっ しちゃダメだっ だって 私のした事は ぜったい まちがってなんか ない!」,让他坚定了自己的决心。

他给自己的价值观下了定义:以最大化社会全体成员的利益总和为目标。

这不是利他主义:自己是社会全体的一部分,他人的利益不比自己的利益重要,但多数人的利益往往更加重要。

这一价值观也不会让他帮助恶人,因为这会间接地使他人利益受损。这也使他明白,惩治恶人的目的不是报复,而是使其改过自新,不再作恶。

这一价值观还让他相信,竞争是以共同进步为目的的,正如他在博客的「关于」一栏中所写,「我不想和他人争抢保送的名额,但我现阶段的梦想,是提高国家集训队第 50 名的水平」,他相信竞争的受益者不会是少数人,而是全体。

他不能做到像雷锋一样总是帮助身边的人,他不懂如何安慰他人,如何鼓励他人,如何在恰当的时候给身边的人以帮助,他也不愿花费比受益人所受之益更大的代价来帮助他人。所以,他选择了 contribute ,选择了在排队时等在最后,选择了在车厢上有空位时若没有其他人站着便坐下。

Future

但他在 contribute 这条路上渐行渐远,回头望去时,他发现,自己无法像 ひなた 一样,坚信自己所做是没有错的。

感觉 NOIP 时期自己还是有点智商的,从去广二集训起智商严重下滑。

自从搭了 hexo 博客经常沉迷开发、写工程。然而到现在 Python、JS 什么的还严重依赖搜索引擎。

自从在 CF 出了题,经常沉迷喷出题人、帮出题人改题面、写出题规范,甚至不切实际地希望洛谷公开赛能有所改善。

CF contribution 还挺高的,但 rating 已经大半年停滞不前了。

总之最近一年学了别人一个月就能学完的知识点,但智商下滑,导致水平没有提高。倒是学习了各种各样 contribute 的姿势。感觉要退役。

他意识到,自己的视角虽然够广,但还不够长远。

他想起了自己的梦想,想起了曾经立下的誓言。

是时候把手头的事情放下了,变得更像一名 OIer。

直到 2021 年的夏日,无论是一路在 OI 之路上前行,还是走上高考这条道路。

他在心里暗暗发誓,到那时,他还要回归 contribute 这条不归路,继续走下去。

一句话题意

我直到高中毕业大概都不会再参与出题 / 写 OI Wiki 等 contribute 性质的活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