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合集

文章目录

一些不能单独成篇的随笔。

2020

退役

当我在空间里看到大家都还在打 CF 时,我才真正感受到,自己退役了。

ouuan 对韵

OI 对高考,LOJ洛谷,Linux 对 Windows,自由软件对专有软件,编程语言对自然语言,文档对教程,数学对语文,写在 IDE 中的 Lean 对写在答题卡上的证明,一部分人的题解对另一些人的题解,逻辑对经验,法制对人治,清晰对模糊,命由我对命由天。

太平盛世

什么是太平盛世?当像 ひなた白灵 这样的女子,我们只见其可爱而不见其刚强时,那便是太平盛世了。

计数

学 OI 时我最讨厌计数;学高中数学时我最喜欢计数。

坚决拥护

我可以赞同你的每一句话,每一个观点,但我决不会坚决地拥护你。

停课的遗憾

学 OI,停课,最让我感到遗憾的,不是落下的文化课,而是圣诞晚会,课本剧表演,以及上给理科班的历史课。

自私

能量守恒,质量守恒,所以无所谓「创造」,只有「分配」,人也就只能是自私的,只是“私”各不相同:有以自己的欲望为“私”的,有以自己的成就为“私”的,有以自己身边的人为“私”的,有以自己所在的一个团体为“私”的,有以自己所属的国家、民族为“私”的,有以自己这个物种——人类为“私”的,有以自己所属的生物界——动物为“私”的,有以一切生命为“私”的。“私”的范围究竟多大才是正确的呢?会有一个大小是正确的吗?

/单位

突然意识到,图表中的“/某单位”可以理解成“除以一个某单位”而非“单位是某单位”。

更好的选择

没有“应该做的事”,也没有“不该做的事”,只有更好的选择。

在班上看电影

我讨厌在班上看电影。那些正确的、错误的,正面的、反面的,嘲笑的、讥讽的,恰如其分的、不合时宜的评论与吐槽,让我抓狂。

2021

繁琐的配置

大多数人都不会像程序员一样在电脑里安家。对他们来说,电脑只是一个工具。此时,繁琐的配置会是一场噩梦。

骂够了

如果只有十个人骂它,我可以加入,成为第十一个;但现在有一万个人在骂它了,即使它只有万分之一的长处,也应该被人发现;如果没有人来发现,就让我来成为那万分之一。

歧视

所谓歧视,就是将群体的频率当作个体的概率,就是在活生生的个体站在你面前时,仍然将其当作从群体中抽出一个的随机事件。

中立的理由

我不知道它究竟是有十万个优点、一万个缺点,还是一万个优点、十万个缺点,但我知道的是,一百个优点不能证明它有多么好,一百个缺点也不能证明它有多么坏。

一些观点

  1. 人是复杂的:了解一个人很难,了解一件事相对容易;事情已经发生了,人却可能在未来发生改变。所以对事不对人。
  2. 一个概念的定义不应与褒贬有关。当一个被人赞扬的事物符合一个“贬义”的概念时,应当改变的是我们对这个概念的看法,而非这个概念本身的定义。
  3. 人们之间的误解远多于观点的分歧。
  4. 反对论证不代表反对论点。
  5. 「合理」与「事实」之间隔得很远。

1 < 1+1 < 2

一个人可以把事做好,但合作才能把事情做大;有时十个人干一年比一个人干两年强。

「不一定」

你口里说着”不一定“,嘲笑别人弄混了 99% 和 100%;别人看你嘴里永远都是”不一定“,嘲笑你分不清 99% 和 50%。

做出抉择的两种方式

做出抉择的方式有两种:一种是个 SAT 问题,提供一系列的道德准则,只要将它们一一遵守便 morally innocent,有多解的话选哪个都行,有时准则之间相互矛盾,就会陷入两难的境地;另一种是个线性规划问题,提供一个价值观,选择最优解,问题就在于是否能快速计算这个价值观函数,以及能否给其值域定义一个良序关系。

价值的退相干

如果“价值”能够量化,它一定不是一维的,或者说不会是个标量;或许它会是个维数极高的向量,而价值观也可以看作一个向量,“价值”就可以量化为这两个向量的点积。这样的话,由于过高的维数,世界上发生的大多数事情就会退相干而与自己几乎无关了。

评论正在加载中...如果评论较长时间无法加载,你可以 搜索对应的 issue 或者 新建一个 issue